我參加演講比賽的日子到了。經過一個多月的訓練,我自信滿滿,篤定能得到獎項,老師和同學們也對我抱以極大期望。前一天晚上,我興奮得睡不著,直到半夜,才朦朧入眠。或許是睡得不好的原故,我的聲音竟爾變得吵啞。老師提議讓後備上陣,但,這是我的第一次比賽,怎麼可以讓別人代勞!我堅持親自上陣。
下到禮堂,我撫著緊張的心口,試圖令自己鎮靜下來。聽著前面的參賽者一個一個的上台、下台,終於也輪到我了。我站起來,走到階前,我的雙腳竟不由自主地微顫,我用盡了所有力氣迫使自己步上講台。就在我踏上講台那一剎間,我的腦海中突然空白一片,剛剛還是倒背如流的講詞竟然涓滴不剩,任憑我搜索枯腸,卻也尋不到片言隻字。我用最慢的速度走到咪高峰前,清了清喉嚨開始演講。我努力地將勉力而得的片段湊聯出大概內容,以沙啞的聲音,生硬的動作,顫抖地完成了我的比賽。
我踏下講台,心知必敗無疑。同學們失望的眼光清楚地顯示出他們的不滿,有的甚至嘲笑我是「鵝公嗓」。冷嘲熱諷不絕於耳,我自默然無語。
宣佈賽果,我一個獎也得不到,倒是另外一位原先並不被看好的同學得到一個優異獎,同學們向他大力鼓掌,並給我一個鄙夷的目光。
我一句話也沒說,緩緩走出了禮堂,心中卻滑下兩行清淚。

    全站熱搜

    adaswall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