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談衛子夫。
衛子夫是個溫柔敦厚、謹守本份的女人,從不會、亦不敢過問武帝的事情,因此雖然后來她年老色衰,君王愛弛,仍然相安無事。本來她大概可以就此終老,可惜噩運似乎不太想放過她,非要她不得善終。武帝晚年似是有些老人痴呆 (否則無法解釋他的行為),他寵信佞臣江充,而江充與太子不睦,恐日后見誅,遂以巫蠱誣太子。本來在正常情況下,臣子(而且還不是重臣)與太子相鬥,等於以君臣之情對抗父子親情,成功的機會微乎其微。無奈宮中不比民間,即使父子夫妻見面也要通稟,江充竟比衛后母子更容易見到皇帝,進讒容易申冤難,太子已經處於劣勢;更可怕的是,江充選中了巫蠱這個罪名,簡直一下子把劉據置諸死地!武帝一生最忌巫蠱,逢蠱必誅,陳嬌亦是因此被廢。武帝一朝,因巫蠱而被誅連者,數以萬計,其中凌遲、鑊烹、五馬分屍、乃至誅連九族者不計其數,一案殺人,動輒數萬,每每把整個家族連根拔起,其刑罰之酷僅次謀反。
江充買通了皇后宮、太子宮的人,在園子埋下許多木偶人。搜出之后,武帝大怒,下令緝拿太子及皇后一干人等。太子劉據不甘受誣,不願束手就擒,遂逮捕江充,誅之(我不同情他!)。
當時武帝長住在甘泉宮(離長安皇宮有一段不小的距離,情況就如康熙晚年居於暢春園、慈禧住在圓明園和頤和園,而非紫禁城一樣,甘泉宮屬於離宮別館),聞訊大驚,下令討伐。然而,皇帝與太子的令符完全相同,一時間,大軍無所適從,引起一陣混亂。奈何在問題解決后,太子漸落下風,最后兵敗逃亡。劉據、劉庸、劉進父子被殺,衛子夫在接過廢后詔書后,拒絕接受更屈辱的命運--受審、問斬,遂自縊而死,衛家三族被屠,而劉據僅幾個月大的孫子劉詢(即后來的宣帝)亦身陷囹圄,幸得獄長丙吉相救,然而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喜歡衛子夫大概有同情的因素吧。她做了三十八年的皇后,儿子又是太子,雖然色衰愛弛,但顯赫的權勢和地位卻是不可動搖的。偏偏風波驟起,一切風流云散,化為烏有,合家被誅,年老的衛子夫心中該是何等的悲痛!回首前塵,只有低喃一句「往事如煙」,徒嘆奈何了。

    全站熱搜

    adaswall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