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像貓。她像貓一樣懶洋洋。她懶洋洋的,懶洋洋得可愛—試問有誰看見小貓懶洋洋地伏在沙發一角時會捨得叱責牠?當她懶洋洋地窩在沙發裏時,你只想去摸摸她的頭髮。
她像隻小貓。
她擁有小貓的好奇心。什么都想去踫踫,什么都想去試試—清澈的眼眸閃著好奇的光芒,每回看到好玩的新鮮事,那雙眼睛亮得讓人著迷。
她像隻黑貓。
溫馴的外表下裹著黑豹的野—但她是貓,不是豹。她的野,與其說是野,不如說是她血管裏血液中流動著叛逆的微粒。當輕微的叛逆融合了她笑容中的神祕,就成為她的野—她獨有的、溫馴的野。
她像隻波斯貓。
就像那首歌唱的:「有時候沈默冰冷,有時候溫柔靦腆」。善變是女人的專利,更是貓的本色。她冷靜而熱情,沉默又善辯,倔強且隨和,成熟並天真,大膽更靦腆—她是貓,所以也帶著貓的矛盾。
她像隻野貓。
與生俱來的高傲與後天養成的獨立,使她不習慣與人太過親密,尤其排斥肌膚之間的接觸。她小心翼翼地和人保持距離,甚至放言:「我不會為妳做任何改變。」她彷彿一隻慣於流浪而拒絕被蓄養的野貓,亮出她的利爪和尖牙,警告著生人勿近。
她有貓的矯捷、有貓的恬適、有貓的不動聲色、有貓的依賴柔情、她更有一雙貓的眼睛—非關形貌、非關構造、非關色澤—她有一雙擁有貓的氣質的眼睛,一雙兼容了狡黠和無辜的眼睛。狡黠時獪詐閃爍,無辜時楚楚堪憐。這樣一雙讓人又愛又恨的眼眸,除了貓,還有誰能擁有?
看著她的眼睛,我再一次確定—
她是貓,是我最愛的貓友。


(fin in 2004)

    全站熱搜

    adaswall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