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小就很孤獨,沒有兄弟姐妹,父母早出晚歸,終日陪伴我的就只有院子里的一棵白蘭樹。白蘭樹好高、好高,就像一把大傘,把夏日的陽光統統擋掉。我在樹下遮蔭納涼,在樹枝間打鞦韆,悠悠蕩蕩地,一個下午就過去了。為了方便爬樹,我在樹上挖了一個又一個的坑洞,權充腳踏。爬上樹頂的時候,我心裏別提多興奮了;然而有那么一剎,在微風吹過的一剎,我似乎聽到一陣淒涼的哭聲。我一直不知道白蘭樹被我傷害得有多深,只知道那傷痕累累的樹身,看在後來的我的眼中,是那樣的刺目,讓我忍不住心頭一陣陣發緊。
長大後,喜歡在蘭花盛開的樹下,嗅著幽幽的花香,翩然走進年輕的夢。雪白的蘭花間瀰漫著玫瑰色的夢。
夢裏花兒落多少。成人了,彩虹般的夢彷如陽光下的肥皂泡,美麗卻短暫,隨著時間,一個個地幻滅、飄遠;只有白蘭花依然不早不晚、在每個夏季守時地為我綻放。
說不清多少次花開、多久的等待,我終於遇上了所愛。白蘭樹下緣定三生。我們一起播種、施肥、灌溉,當幼苗變成大樹,稚气的嬰孩也長大成人。
羽翼已丰的蒼鷹要去尋找自己的天空,海洋裏的鯨魚不能長留水塘。該飛的,都飛去了;該走的,都走遠了。最後,就連我的他也離開了。我再次孑然一身,陪伴我的仍是只有院子裏的那棵白蘭樹。一切似又回到從前。我還是喜歡坐在白蘭樹下,靜靜地入夢。夢裏總有几分黃褐色,帶著夕陽西下的悲涼。
一切都沒有改變,彷佛一切都不曾存在、不曾發生;只是,我已不再年輕了。
無數次花落。一個夏天的晚上,盛開的白蘭壓低枝頭,濃郁的白蘭香氣圍住了我。風在林梢,隨著絲絲倦意,我不知不覺地回到過去。夢裏,我在哭,我在笑,在乘涼,在盪鞦韆,在爬樹,在織夢,在‧‧‧‧‧‧
夢裏花落知多少。

    全站熱搜

    adaswall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