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齊格,唯一的原因是他的不真實。誠然,他太完美了,純淨的心註定他無法在爾虞我詐的權謀與血腥世界中生存。
所以,他是個永遠不可能出現在現實生活中的夢,一個完美的幻夢。
這,正是我會愛上他的理由。
每個人都在渴望著一個能為自己完全奉獻、不計代價的人,無論他的身份是家人、朋友、還是情人——無論你是否相信世上有這種人,但如果有,誰捨得說,我不稀罕。
吉爾菲艾斯,正是這樣的一個人。
他是田中最美麗又最瘋狂的一個幻想。他是那樣的完美,不切實際的完美,與那個世界亳不搭調的完美。
在那個冰泠殘酷的殺戮世界,他彷彿一抹燦爛的陽光,溫暖了所有孤寂的心靈。那是一個心中滿溢著愛的人,哪怕只是擦身而過的路人也能感受到那份溫柔,如慈母般的溫柔——在那個世界,哪怕一分一毫,一絲一縷的溫柔都足夠讓人覺得如沐神恩。
然后——突然!他離開了!那般猝不及防,黑暗的征途上唯一一絲光明就此消失,徒留下無盡的唏噓、惆悵。
所以所有人不住地懷念他,曾經最親近地沐浴在他的陽光下的那個人几近瘋狂、崩潰——不能啊!不能失去啊!

齊格的存在,代表了人類對真善美的追求,也訴說了現實對美好的摧殘。
齊格的完美,也許不只在于作為一個全心全意的犧牲者,而在于他在那樣的愛著一個人的情況下,堅定地選擇了作為一個人的原則和尊嚴。
無論他多愛萊因,他也不肯讓步,因為那關系到他的人格。如果他真的放棄了,連他都會看不起自己,更別說沒有人格的人根本沒資格當萊因的朋友。
他可以為他放棄一切,包括生命,但決不可捨棄自己的人格。
他不惜放棄那段他願意用生命來守護的友情,堅守道德的最后底線。他可以選擇緘口不語,反正米已成炊,說也無用,「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可是,他做不到無動于衷。
是的,無論他有多出色,他永遠也成不了一個霸主——他太善良,太多的愛讓他無法將人命當作數字來計算得失;所以他當不了奧貝斯坦,也做不成接受奧貝斯坦意見的萊因哈特。
他選擇了決裂來保存自己的獨立人格,然后,又以生命守住了諾言,對這兩個決定,他都不會后悔。
他走的路是自己選擇的,是他心甘情願,所以無論結果如何,他都不會退縮。
為了道德原則,他堅定不移;他可以包容,甚至縱容,但當萊因哈特所為完全違背了正義時,他卻斷然無法容忍半分。有人批評齊格飛的勸諫過于急躁——可是,如果在這种情況下,在這种他的摯愛者完全背離了他原本要走的道路的情況下,他還能云淡風清、冷靜鎮定的話,那,他就不是齊格飛‧吉爾菲艾斯,而是巴爾‧馮‧奧貝斯坦了。
「關心則亂」。齊格飛‧吉爾菲艾斯首先是作為一個人,一個懂得去愛人的人,然后才被稱作完美的存在。
現實之所以殘酷,是因為它容不得一個人過于深愛另一個生命。情給得越多,傷得越重;情給到极致,便只有死亡。偏偏只有擁有最純淨的心靈的人,才能愛得那么深——抑或是只有愛得那么深的人,才能擁有最純淨的心靈?
齊格飛‧吉爾菲艾斯,從開始的開始,就已注定了他的死亡。他太完美了,純淨的心註定他無法在爾虞我詐的權謀與血腥世界中生存。
也許應該將他的死視作一种離開,一份解脫。
再也不必在這個骯髒的世界里掙扎、因為与摯愛之人發生沖突而痛苦,完美的吉爾菲艾斯終于離開了這個不完美的世界,前往一個唯有他才能、才有資格前往的世界,一個完美——起碼是能容下完美——的世界。
只留下淡淡的一抹余光讓我們永遠、永遠、懷念……

    全站熱搜

    adaswall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