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作品有別于Clamp一向華麗穠烈的畫風,線條簡單,卻帶著几分神經質的纖細;色彩极淡,以黑、白、灰、藍為主,畫面顯得肅索清泠,襯合著那片白茫茫遼闊紛飛的雪原,悲涼之感油然而生。忘不了湖中如花的女子。不去追究她外貌的年輕,只記得當男人怨懟女子的背信后驀然抬頭對上女子守候的容顏的一剎的震撼——飄揚的髮絲,微斂的雙眸,平靜恬然彷彿只是安睡一如當日的麗顏——時空彷彿自离別那一刻起便不曾流動過,所有一切都被冰封在永不解凍的湖水下,一切只為了那句誓言:「永遠等待君歸來啊!」
她堅守著那個永恆的約定,無論如何不肯背棄。我們不知道她遭遇了什么而被迫選擇以這個方式來守約,但湖水中的她,甘心無悔等候男子歸來的她,在湖中靜靜沉睡了三十年的她,美麗得有如湖邊的冰花,披著永恆的衣袍,有著女神的神聖与莊嚴。
她,想必是不悲傷的吧?那漫天的飄雪應是她的愛人召喚來的。她苦候了三十年,終于盼來了心愛的郎君——無論是以怎樣的方式見面,她也應是快樂的。
Clamp的筆下有著一個又一個的約定,必須以生命去堅守的約定。而這位聖潔、純淨得如同飄落她臉上的湖面的飛雪的花鶚姑娘在眾多守約者中,以最柔弱之姿、最堅決之態,用生命詮釋永恆。

    全站熱搜

    adaswall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